一个古稀农民的诗情——记湖南省桃江县灰山港镇农民杨一之

一个古稀农民的诗情——记湖南省桃江县灰山港镇农民杨一之

2017年01月17日 17:38 来源:人民论坛网
 

前言

神坛有圣美须飘,

堪笑门前欲试刀。

农夫天赐扶犁手,

偏梦琼林笔杆操。

  诗歌是文学艺术的最高表达形式,诗词是我们中华传统文学艺术中一个绚丽的瑰宝。

  任何诗词,都要带上作者写作时期特定的时代色彩。

  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人生经历和社会背景。不同的人生经历铸就了各自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对生活、对社会的认知与感悟;不同的社会背景则又对各自的人生产生着不可避免的或正或反的影响。

  我这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少年时期爱读诗词书籍,中学时期的毕业梦想是长大成为“诗人”……然而戏剧性的人生经历,注定了我那少不更事的“诗人梦”是何等的幼稚可笑!

  

图:杨一之与爱人刘征良

风雨三十年

  1945年农历十一月初三,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出生在湖南省益阳县南一个叫“石烟冲”的贫瘠山村里。由于祖辈没有田地山林相传下来,我那位姓孙的生父是个常年在岳阳、湖北、河南等外乡做手艺谋生的弹花匠,每年总要到除夕近了方回家过年。母亲生下我这第三个儿子时是独自一人在家操持,实在无法养活三个幼儿,出生三日后只得忍痛将我送给了邻近的桃江县源嘉桥一位连生四个女儿没有儿子的教书先生家。养父姓杨号长安――当地人惯称“长安先生”。这位“长安先生”的祖母24岁守寡,含辛茹苦将一双五、六岁的幼儿养大成人。老大叫杨碧山,老二杨印山。不料这位杨碧山老大夫妇年过半百没有生育,而老二印山也就只有“长安先生”这么一根独苗。

  那位贾母式的老祖宗先只想长安先生这唯一的孙儿夫妇能多生几个曾孙好过继一个给老大碧山为孙以继香火,谁知连生四女却无一男丁。这年同月我养母怀第五胎于我出生后三日的11月初六又生下一女,就在这夜我被悄悄抱进养母产房,次日天明,对外声称是生下一对龙凤双胞胎。这让那位望曾孙心切的老祖母喜极而泣……一周岁时,那位弥留之际的老祖母强令养父父子将我这唯一的男丁过继给那位碧山伯爷爷作孙子――老人家的理由是养父母才三十出头可再生儿子(她倒也没料错,1950年我养母在第八胎时还真生了一个儿子)――我养父是位最讲孝道的读书人,为顺这位将不久人世的祖母之意,在我做“周岁酒”那天一并做“过继酒”,正式过继给了伯爷爷为孙儿……

  谁知,就是这么一过继,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过了许多年,养父告诉我,此举当初有着他的无奈和苦衷。其实他不告知我那些故事,我也从来没埋怨过这位恩重如山的养父。

  解放后这位养我的伯爷爷被划为地主。打小学始,我就成绩优秀,可是初中不录我,教书的养父一家由于人多地少,划为中农成份。解放初他参加了第一期益阳干校,后调沅江县文教局,参加土改后任当时沅江第一所学校琼湖完小的校长,是沅江县文教界的元老。养父看到我会读书,觉得不再升造就是浪费了人才,于是就于1959年春通过他在文教界的关系,将我带到沅江四中去读了中学。1961年升学考试我以全县四个中学总分第一可升入益阳市一中读高中,可是由于成分问题,升高中泡汤了。四中那位张校长是我养父挚友,通过他的关系,把我送入沅 江县短期师训班学习。一期毕业后,把我安排在沅江南大镇一所小学任教。那时我才16岁多,个子还没六年级的大个子男学生高。一年后,正值全国各行各业大下放运动,我从此就回到了老家当起了人民公社“副社员”。

  后来,经过一些周折,生产队让我当了记工员,大队让我当了植保员。由于我会吹拉弹唱,而且会编写一些文艺宣传节目,不久后,我成为了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成员,直到1977年,被推荐为民办教师……也就在我进入学校的这一年,我满三十二岁那天,一位叫孙国华的抗美援朝志愿军退伍老兵找到杨家,说我是他的弟弟,要带我去见生身亲母……戏剧性的故事这里不详叙了,我拜见生母后于次日写了一首小诗寄给在外的养父:

四八春秋弹指消,

来龙去脉晓今朝。

人生道义粗知晓,

犬马当报养儿劳。

  我的养父特会写诗,我学写诗就是受他老人有的薰陶……养父胸怀豁达,收到我诗后他也步其韵回了我一首诗:

光阴荏苒岁月消,

料知迟早有今朝。

为国育才非愧事,

吾儿不必费思劳。

  在校任民办教师期间,我有时间搞些业余写作。也曾发表了几首民歌、快板等小诗。

  1980年,县文化部门通知我去参加了由县文化馆主办的桃江县首届毛泽东思想文艺培训班,学习期间,我写了篇题为《资江一昼夜》的短篇小说处女习作,获得了辅导老师(省文联一位作家)的充分肯定与鼓励……学习班在特大洪水水漫桃江城关镇后提前三天结束了。水电交通中断,学员们只能各自走路回家,一路上,满目苍夷,到处流下了洪水洗劫的痕迹。

  回到学校后,我以这次洪水为题写了第一篇短篇小说《柴支书入党》,发表在当时的《桃花江》文艺小刊物上,并获得了个一等奖。这在当时灰山港区联校领导们心目中也许留下了较好印象与评价――因为那篇小说的发表在当时全区教师队伍中尚属突破性的,以至后来呈送辞职报告后,有联校领导登门挽留之举。

  改革开放后,我当了劳动模范、县“人大代表”,此后我的人生故事巧合地以八年为周期,戏剧性地进入了起起落落的旅程。只有将军元帅、名人、伟人写自传或回快录,我是个农民,没有一个普通农民写什么“回忆录”的――所以,我只能以围绕我当年那不靠谱的“诗人梦”而回忆些许有各个时期代表性的小诗来叙述我的人生故事。

  下面,就将我这后半生的“故事”分四个八年说于朋友们听听吧。

  1、灰山港八年的甜与酸;

  2、沿海八年的伤痛;

  3、大西北八年的疗伤;

  4、回乡八年的宁静。

一、 灰山港八年的甜与酸

(1984年-1992年)

春雷过后

(打油诗)

暮霭沉沉昨夜天,

春雷过后艳阳妍。

梁山终得招安令,

缰场跃马奋加鞭。

地委何书记率全地区六位县市委书记光临蔬菜场

(打油诗)

阵阵春风雨露甜,

七位书记进田园。

地头无以酬贵客,

农夫含笑捧清泉。

当选第九届县人大代表

(打油诗)

百亩菜地百头猪,

勤劳致富作先驱。

乡亲选我当代表,

致富不忘众邻居。

南县讲授大棚育苗技术课

(打油诗)

科技示范户牌红,

南县讲课传菜经。

四海农民皆兄弟,

何况相邻在洞庭。

地区劳模会登台发言

(打油诗)

地区劳模集一堂,

叫我发言感心慌。

农夫嘴笨舌又拙,

照本宣科念几行。

四十岁生日自勉

(七律)

四十光阴瞬息消,不惑年华已今朝。

县府九届为“人大”,省报三番上头条。

红冠愧带心知暖,绿地勤耕精哺苗。

改革春风吹不息,对酒当歌此春宵。

水灾之后

(打油诗)

一场洪水漫田园,

百亩青苗遭灭歼。

县委政府送温暖,

耀华书记到门前(寻耀华)

不测风云

(七律)

五度征收八年间,百亩苗床迁易繁。

火搬三处火当灭,人换三家人怎堪。

红冠累戴曾心暖,绿地频征却胆寒。

中央上上三农策,无奈春风阻玉关。

  灰山港办蔬菜场的八年,既是我人生路上最“辉煌”的“鼎盛”期,也是我再次跌入低谷的酿成期。这八年中,包括益阳市委书记何扬清在内的十一位县委书记、县长光临过我这菜场,县地电视台、《益阳日报》、《湖南农业》、《湖南科技报》、《湖南日报》等多家媒体多次上门采访报导,“县劳动模范”、“县致富标兵”、“县科技示范户”、“县人大代表”……诸多桂冠累戴多年。以1989年5月19日《湖南日报》头版头篇用《蔬菜大王之路》为题的报导为顶峰,引来了省内外日收百余款来访来信的开始,就这样招来了邀我去沿海办农场的股东人士……但其后的灰镇开发区建设频繁征地却不依法给予承包经营者征地损害补偿导致我连年亏损,奋力支撑三年后无法再维持下去,于是就和那位热心股东合股去沿海广东办起了桃蓝蔬菜农场……

  结果如何?请看其后《沿海八年》的伤痛。

二、沿海八年的伤痛

桃蓝农场

(五律)

省报引股东,农场建海滨。

租地三百亩,雇工八十名。

东莞市场近,深圳地域邻。

投资三十万,发展满雄心。

南海除夕夜

(打油诗)

桃江子弟五十零,

蓝山农友一排兵。

两县兄弟除夕会,

安营扎寨荔城东。

希望的田野二首

打油诗

(一)首批丝瓜

百亩青腾喜出瓜,

万缕千丝满杆爬。

九十公分销香港,

不达长度送厂家。

(二)四九菜芯

四九菜芯速长成,

黄花遍野引蜂群。

员工摘菜迎日出,

联产计酬好开心。

新天问

(打油诗)

自古天道应酬勤,

今何不佑苦耕农?

刚刚几载河西地,

狂风一阵又河东。

  哈哈,伟人邓小平三起三落。

  ――想不到我这个普通农民也有着如此起落的人生!

三、 新疆八载的疗养

(2000年――2008年)

诗选十首

海阔天空

(打油诗)

无涯大漠渺茫茫,

万里投亲赴北疆。

斩断尘世烦心链,

修心养性且疗伤。

赞建设兵力

(七律)

毛公策国盖先贤,建设兵力利剑悬。

闲季操兵防疆独,忙时屯垦育粮棉。

一团一县环环紧,八师八地步步严。

汉维民族兄与弟,邪魔不敢试翻天。

兵团白杨赞

(打油诗)

兵团赤子育白杨,

纵横林带绕团场。

蓝天绿地江南景,

风沙难毁果棉粮。

赞左宗棠

(打油诗)

晚清名将左宗棠,

帅统湘军戍北疆。

广栽杨柳三千里,

玉门关外有春光。

新疆三宝

(打油诗)

新疆三宝黄白红,

白洁棉花天下闻。

包谷水稻翻黄浪,

红苹绿枣赛糖精。

新疆烤羊

(打油诗)

千里南疆到北疆,

家家户户养绵羊。

维哥最善烧羊肉,

香飘大漠引客尝。

新疆胡杨

当地老乡传说胡杨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朽

果真吗?……

(打油诗)

千年古树数胡杨,

不畏风沙寿命长。

纵死千年木不朽,

胡杨精神喻顽强。

赞农一师

(打油诗)

三五九旅是前身,

阿克苏市安大营。

屯垦盆地达里木,

大漠绿洲远近闻。

七律·边陲思乡

奋战南疆志未酬,移师北国历春秋。

大漠茫茫尘漫漫,天山莽莽路悠悠。

一掠胡杨枯古保,总思湘柳绿新洲。

竞夕思乡难入梦,平明借酒解乡愁。

七律·边陲忆友

两鬓苍苍发渐疏,堂前明镜黯然悲。

如烟往事随波逝,似梦今生逐水流。

昔多兄弟披肝胆,今少知音敞心扉。

执教金龟山下客,几人离去几人留?

  大西北这八年的棉农生活,在兵团连队结识了来自全国各省的农民兄弟,其中以河南人最多,他们豪爽、直率,其次是四川人居二,湖北人居三。我们湖南人少有当连队职工的,多是从各定向中专去的学生,去后一般都是当连队干部。

  这八年虽很辛苦,却丰富了我的人生,增长了我的见识,纯净了我的胸襟……60岁的我,自我的精神世界变得清爽轻松,我甚至把年轻时期与中年时期的坎坷经历当成是一种有趣的回忆,当成一部电视连续剧的欣赏……

  当一个人心中没有了怨,没有了恨,没有了仇,就会感到一切都是美好的,所有乡亲都是可亲可爱的。

  一个人升华到了这种心境,他自己就是个坦坦荡荡的、时刻快乐的人了。

  所以,我时下心情时刻快乐,没什么事情能让我晚上晚不好觉的。

  也许这就叫“心态”吧!

别了――可爱的大西北!

(打油诗)

大漠胡杨别影留,

阳关东去几时回?

梁园虽好难久恋,

毕竟家乡引我归。

四、 回乡八年的宁静

(2009年-2016年诗选30首)

落叶归根

(打油诗)

也学杜公老大回,

岁月霜花发上留。

隔壁娃儿拉娘问,

何处来此怪老头?

  新疆八年后,回家乡了。

  回家乡后的“流浪农民”找上了当时桃江县委龚健书记诉说我的人生“故事”。

  龚健书记将我的有关材料转批当时任县委法制办公室主任的徐灿红(后调灰山港任过一届镇党委书记)调查处理。这位徐灿红主任秉公执政。亲赴灰山港镇多次调查核实我的有关材料……,最后,由政府提供资金帮我在源嘉桥老家重建家园,过上了安定,悠闲的晚年生活。

  徐灿红调任灰山港镇当书记后,我送了他一个大西瓜和一首小诗贴在西瓜上,这是我向当领导的唯一一次送礼。

送西瓜

(打油诗)

好个贤官徐灿红,法制办里识客尊。

调查汇报文一份,执政为民透秉公。

农民一家归故里,安居乐业沐春风。

今献自种瓜一个,请君品味干群情。

  据说,这位走马上任的徐书记将西瓜在办公室切开,在场镇干部也品尝了这西瓜呢。

  落叶归根后,开辟了一个菜园,一个果园,两口鱼塘,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闲时与乡邻们打打麻将,聊聊天……。最近半年,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宁静的晚年生活又增添了一种新的乐趣。

  近半年网上聊天诗选:

手机说事

(打油诗)

老年手机换智能,

孙孙拉我作“网民”。

告别棋牌麻将旧要,

一头扎进微信群。

我也成了“低头族”

(嵌头诗)

我乃苍苍一古稀,

也学孙孙捣手机。

成就辉煌歌祖国,

了然世事挞蛮夷。

低首凝神发微信,

头昂注目猎新奇。

族族群群成网友,

哈哈烈滚乐晚年。

哈!

刘家湾村《乡音》群成立贺诗一首

(一)

南腔北调三十年,

唯有乡音烙心田。

今喜《乡音》村群立,

祝愿乡亲福寿绵。

(二)

南疆北域景曾游,

粤海天山脑际留。

落叶归根还故里,

方觉家乡胜一筹。

立秋日发朋友圈三首

(一)

此时此刻夏秋分,

万里河山景正浓。

西风昨夜园林过,

骄阳酷热减三分。

(二)

春花斗艳万口夸,

秋景未必亚春华。

喜看田园丰满状,

欢声笑语满农家。

(三)临江仙

秋日翁妪曲

瑟瑟西风横空扫,

夜雨荡落高温,

空调风扇一时停。

翁妪翻菜地,

秋种抢时辰。

立秋过罢中秋近,

愈近愈念儿孙。

人逢佳节倍思亲。

天涯淘金仔,

是日报安平。

  三口坝水库风景视屏转发微信群,配诗二首:

(一)

竹岭金龟锁玉泉,

一汪碧水映蓝天。

羞女双峰形似奶,

影入平湖景更添。

(二)

凉风拂水碧波扬,

两岸青山映锦妆。

沿湖绿树荫钓客,

滩头月桂暗飘香。

中秋节发朋友圈一首

嫦娥盗药奔月宫,

徒怀玉免伴寒星。

昨晚三更发微信,

后悔当初脑不清。

  重阳登高发朋友圈

(七律)

重阳寒露两相连,宋玉悲秋是以前。

相邀挚友登高处,应约知音奏长天。

蝉吟曲曲当歌赏,蛩响声声作语喧。

夕阳含笑青山秀,无限风光在翠巅。

  自家橘园视屏发朋友圈配词两首

(一)采桑子(橘又黄)

乡亲赏橘临园内,

一年一度,

一年一度,

满园金果嵌叶翠。

乡亲品橘临园内,

赞好口味。

赞好口味,

相赠些许莫嫌俗。

(二)清平乐(乐田园)

门前金橘,

相映林荫树。

更有池塘波如玉,

冬鱼潜深处。

田园乐趣无穷,

而今我谓陶公;

莫道桃源难觅,

乡村处处如临。

  国庆节寻访老前辈(发朋友圈)

  欣闻昔日联校长丁凡华九十高龄尚健,回想当年一纸辞职报告呈交联校后,老校长于元宵节日清晨冒雪登门挽留……,此情难忘,特赴老校长居处拜访看望,附赠七律两首,聊表敬怀之情。

(一)

贤师错爱未曾忘,那岁元宵玉屑扬。

顶风屈架留弟子,冒雪尊躯顾敝庄。

始为师情多犹豫,终因已故少思量。

辞书一纸天涯转,演化半生故事长。

(二)

转罢天涯返故乡,三十四载若流光。

曾经沧海波波浪,也历桑田翠翠秧。

粤海天山空辗转,南疆北域白奔忙。

却喜贤师高龄健,青山依旧沐夕阳。

立冬发微信群

《冬临》

五律

落叶催秋去,风雨伴冬临。

温骤低十度,寒平添几分。

鱼虾沉水底,蝇蛩隐埃尘。

江北江南地,四季最分明。

  看电视连续剧感怀发朋友圈

  (一) 连日看央视历史剧《寻路》和《长征》系列节目,越看越感到毛泽东主席的伟大英明和可敬可亲!深感毛泽东一代伟人是中国亿万人民心中永远的红太阳!

一代精英会井岗,长征万里抗倭强。

湘江一战冲黑暗,赤水四渡铸辉煌。

金沙大渡惊神鬼,雪山草地撼上苍。

长征精神耀华厦,人民永爱红太阳。

  (二) 欣赏湘剧《马陵道》感怀三首。

《叹魏王》

齐魏争雄峰火连,堪叹魏王不识贤。

孙膑不戏车前子,留得兵书万代传。

《三问庞涓》

尘世纷纷名利争,庞涓何苦妒孙膑?

马陵道上可知悔?何颜鬼谷面师尊?

《赞车前子》

自古巾帼出英雄,红颜舍命保孙膑。

《孙子兵法》国瑰宝,圣女该占半边功。

  (三) 欣赏花鼓戏《陶澍访南京》

陶公微服访南京,三湘百姓谁不闻。

何止舞台歌功德,晚清史上有贤名。

  纪念养父杨长安先生百岁诞辰发亲友群

执教湖湘数十秋,毕生心血沃神州。

换来桃李满天下,英灵含笑伴孔丘。

  怀念养母

两儿七女养成人,吃尽人间苦与辛。

太平洋水深千尺,不及慈亲育乳情。

  七十一岁生日发朋友圈四首

(一) 生日答曹公

曹公对酒放豪歌,醉问人生有几何?

老朽今满七十一,犹在阳间续南柯。

(二)生日谢老伴

一生随我走天涯,哪里有我哪有她。

风雨同舟患难共,贤妻良母尽皆夸。

(三) 生日念老伴

弹指飞间是金婚,半个世纪从未分。

会亲北去京都地,独留孤雁宿寒林。

(四) 夜梦离人

连晚轻风巧布雷,电毯虽热枕孤凉。

糟糠北去归期远,昨夜离人入梦乡。

江城子

《再梦离人》

夜来幽梦几回肠,

不思量,却难忘。

醒觉无声,

未见月临窗。

披衣起坐推窗望,

云蔽月,月无光。

神思觅月逛天堂,

出三湘,越长江。

京都稍歇,

顺道会糟糠。

跌落云头人不见,

揉揉眼,是梦乡。

心愿

(打油诗)

不羡豪楼不羡车,

何须万贯把腰缠。

但求伴侣白头老,

相濡以沫共餐盘。

  我的老伴,当年这位18岁的贫农女孩,在众多反对声中,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出身不好”的我,半个世纪来,她紧随我天南地北历尽风雨苍桑而无怨无悔,能与这样一位勤劳、俭朴、忠贞、善良的老伴同闯天涯而白头到老,相濡以沫,是我这历尽坎坷人生的农夫最大的幸福!一旦离开这么久,所以,我不由自己地思念她,梦见她。

安抚北京姨妹

阔别糟糠愁甚愁,尽将离怨付东流。

谁人没有姐和妹,何能时刻守老头!

  姨妹等亲友群里的“网友”们,多在群聊里嗤笑我这糟老头太想老伴了,姨妹子也有点愤愤不平——为息众怒,就发出了这首“自我反省”的小诗……果然,这才获得了亲友们的原谅和点赞。

五十八年前的民办中学旧址重游有感(发朋友圈)

(七律)

手中钢笔换钢刀,伐尽青山塞炭窑。

土炉炼铁追美帝,木炭熔钢赶西欧。

煤山结队煤搓饼,铁矿成群铁石敲。

史若长江水东去,亿吨优钢看今朝。

  最近不少网民对其过“圣诞节”掀起一波波抵制与反对的浪潮――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种西方文化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入侵,纷纷要求废除这一与中国人民毫无瓜葛的“洋节日”而确定每年12月26日为中国的“伟人节” ……中国人民大众对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崇敬和热爱之情是出自内心的。受其感召,于12月25日向朋友圈发出纪念毛泽东123岁诞辰七律7首。

万民垂泪缅英灵

(七律)

人民领袖毛泽东,武略文韬盖古今。

疆场百战四夷服,雄文五卷六洲尊。

近超一代马恩列,远胜千古舜尧君。

一百二十三岁日,万民垂泪缅英灵。

伟人诞辰赞毛泽东

一赞长征

一代精英会井岗,长征北上抗倭强。

湘江一战冲黑暗,赤水四渡铸辉煌。

金沙大渡惊神鬼,雪山草地撼上苍。

长征精神耀华夏,人民永颂红太阳。

二赞八年抗战

凶徒百万过东洋,华夏河山尽虎狼。

关东三省成属地,南京首府立伪王。

延安八路神威展,平津一战鬼魂慌。

雄文宏论持久战,人民战争灭倭强。

三赞解放战争

南京蒋氏复称王,国共和谈破太行。

辽沈首役收东北,平津一战定京邦。

残敌三军歼淮海,雄师百万过长江。

亿万人民庆解放,天安门上升太阳。

四赞抗美援朝

神州虎去又狼临, 鸭绿江边峰火焚。

保家御敌家墙外,卫国挥师国门东。

横扫联军十六国,尽歼强寇百万兵。

三年拒敌上甘岭,迫美和谈战事停。

五赞建设兵团

毛公策国盖先贤,建设兵团利剑悬。

闲季操兵防疆独,忙时屯垦育粮棉。

一团一县环环紧,八师八地步步严。

汉维民族兄与弟,邪妖不敢试翻天。

  灰山港镇成立诗词楹联协会,派人来联系我入会,报名填表时须填一首诗词近作或即兴。犹豫之后,报了名,填入了这首诗协入会报名填表即兴:

今朝港府创诗联,豫豫犹犹报表填。

五言不谙平和仄,七律难精对与联。

词贫句拙情清淡,韵拗题离意狭偏。

农夫纵使驱牛力,耕耘诗菀梦难圆。

  十天后镇诗协召开了成立大会,会上推选我为副秘书长,协助秘书长省诗联协会会员刘云辉老师负责征集修编会员们诗作而出刊物。想我一介农夫,绝无能胜任此责,次日呈报告请辞。

诗联协会搭平台,域内良师各展才。

农夫自知根底浅,不敢琼林作剪裁。

  后语:

  人生,是一条不停泛闪着浪花与涟漪的溪流,沿途不任怎么曲折坎坷,总有汇入大河融入大海的时日。

  时代,是一卷有其起源却无终止的史书,无休无止地发展延续下去。

  人生是短暂的,如诗如歌,吟罢唱罢,余音有限;

  时代是永恒的,如江如河,奔流不息,前路无穷。

  一个人只要能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待自己所历经的人生和时代,就能让人生路上的霾雾化为斑斓,就能让胸襟豁然开朗。

  2016年已经结束,新的一年又开始了。72岁的我,还能有几个上述不算精彩也不算平淡辉煌的八年周期?

七二回眸

浪迹天涯返故乡,年华虚度感仿彷。

兴家有愧谈业绩,报国无颜话辉煌。

琴棋不足半桶水,书画难登大雅堂。

蹉跎岁月空头白,盛世临时已夕阳。

  最后祝朋友们新春快乐!

新新旧旧总相交,

年年岁岁财运高。

快将美酒杯杯满,

乐乐融融醉今宵。

 


一个古稀农民的诗情——记湖南省桃江县灰山港镇农民杨一之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