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节目引发热议 “妈宝男”“巨婴男”遭调侃

2016年12月30日 09:21 来源:北京日报
分享

  本报记者 李夏至

  相亲节目引发全民热议的景象,几乎要回溯到几年前的《非诚勿扰》。当年“宁愿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在自行车上笑”的极端拜金婚恋观,曾一度让全社会咋舌。东方卫视上周六首播一档新节目《中国式相亲》,由于嘉宾言论所反映出的三观过于奇葩,播出片段被网友截屏后在网络上大量传播,随即把“中国式父母”的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档全新的相亲节目一改过去男女嘉宾电视择偶的互选模式,而是由征婚者父母代劳,首期节目中五位男嘉宾退居二线,男方父母与女嘉宾直接对话,并全权决定婚配可能。对女方中意的父母以亮灯形式表达意愿,女方获得三组以上家庭青睐即进入女嘉宾反转环节。其间,男嘉宾通过电话与父母沟通,并享有爆灯权;女方最终决定心仪家庭,牵手男嘉宾。

  “男女嘉宾互不见面,由父母决定儿媳人选,怎么看这节目都像是时代的退步。”对大多数观众来说,婚姻自由的社会法则通行多年,这种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古老婚配方式重新摆上台面的做法,似乎与时代相悖。真正让部分观众感到“情绪炸裂”的主要在后面,首期节目中有部分男嘉宾的家长,在讲述选择儿媳标准时,大谈“方便生养”“居家干活”“照顾儿子”等条件,几乎无视女性在家庭中应有的地位。还有一位家长在面对一位40岁离异女嘉宾时,搬出了类似于“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豆腐渣”的言论,丝毫不顾及女方的面子。

  家长已经如此,节目中男嘉宾的表现也令人无语,对于父母明显带有歧视意味的说辞,男嘉宾普遍表现得理所当然,而在阐述个人择偶标准时,也把外貌、身材挂在嘴边,并且不约而同地要求女方“能照顾自己”。“妈宝男”“巨婴男”等称号,很快被用来形容节目中男嘉宾的通病,并被不少观众调侃,男嘉宾是要“找妈”而并不是找妻子。

  争议由此而起,并迅速从一档节目的播出效果,逐步演变成对我国现代社会婚恋价值观的讨论,网络间随处可见对“妈宝男”的痛斥,对家长陈腐婚恋观的反对。有观众甚至将板子打到了节目组身上,认为节目的设定一开始就展示了极端男权的三观,缺乏对现实的关照。对此,《中国式相亲》的节目监制刘原并不同意,“节目组之所以敲定‘带父母来相亲’的创意,就是考虑到在婚恋环节中父母所占据的重要地位。我们的初衷有两个,一是促成良缘,二就是探讨婚恋问题的代际沟通,用规则和相亲场景的外壳,让单身男女和他们的父母进行一次婚恋观念和情感的碰撞。”

  “父母坐在前台并不意味着父母‘包办’,即使在国外,男女要结婚还是要带给父母看的,获得祝福或者认可。”刘原解释道,节目中男嘉宾也拥有充分表达自己观念的权利,爆灯权也可用来表明态度,父母并不是有些评论认为的“专权”。而对于节目中部分家长表达的择偶观,刘原表示可能也有误解,“中国人似乎天生对婆婆和媳妇的关系特别敏感,目前观众只看到了第一期是男选女,类似‘找个干活的媳妇’这样如今已经不为年轻人认可的观点,现实中也确实依然存在于很多长辈的观念里。”他认为,将持有这种观点的家长呈现在节目中也无可厚非,因为一旦出现由此导致的牵手失败,也许反而会促使家长反思。

  据他透露,观众反应最激烈的赵浩然的母亲,其实通过节目的录制她发现了自己与儿子之间的情感隔膜,节目录制后母子俩有了人生中第一次彻夜长谈,也修复了亲子关系。此外,节目中男选女的模式并非一成不变,第二期就将出现反转,由女嘉宾坐进第二现场,变成“丈母娘选女婿”。“首期大家可能天然觉得婆婆会为难媳妇,那第二期丈母娘看女婿,会不会越看越欢喜呢?我们希望大家在这个过程中,会看到更多的现实问题。”刘原说。

  专家观点

  客观呈现之外还要做价值观引导

  节目中男嘉宾的亲友对女嘉宾“能生养”和“会干活”的要求,体现了一种中国的传统价值观。婚姻是为了传宗接代,“生养”本身就是一种生殖文化,而“会干活”则是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家庭秩序,这些都是腐旧得发霉的落后价值观。至于对于女性价值随着年龄增长而贬值的言论,在现代社会也普遍存在着,但存在并不一定是对的,它是将女性物化的表现,希望女性年轻漂亮,而不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个体。这种落后的价值观不应该得到强化。

  至于“妈宝男”和“巨婴男”,在现实社会中也确实存在。我国独生子女生育政策实行很多年,家庭中所有的爱都给了一个孩子,很多时候是母亲帮忙代劳所有事务,母亲也特别乐于做各种安排。这种男性即便从生理上断奶,在心理上也没有实现“断奶”,未来很难对家庭承担相应的责任。

  与之相反的是我国现代女性日趋独立的趋势。尽管独生子女政策对男女平等,但我国传统社会对男孩儿的偏好,更容易使男性出现这种问题。而社会本身又对男性的担当有更高要求,当他们出现这种问题时,就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反感。

  这种现象出现后,我们其实需要注意的是整个社会的价值走向,以及应当呈现怎样的价值取向。作为一档相亲节目,所谓中立地呈现并不是真正的客观,中立其实是带有价值评判的,并且会对社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现代社会中独立女性在婚姻面前已经有很大的阻力,而大众媒体更应该意识到自己对社会的影响力,不是光呈现就够了,过多地展示这种现象并无意义,应该做一些价值观的引导。

  源众性别发展中心咨询主任

  李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