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总是被消费 不能让全体女生“背锅”

2016年12月07日 09: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

  “打擦边球”嫌疑的社交圈被解散,但一些“不可描述”的女生照片还是成为热议话题——

  “女大学生”为什么总是被消费

  11月27日晚上,沈明辉(化名)的朋友圈被“刷屏”了——一款手机软件推出的“圈子”功能发布了出人意料的发帖规则,在特定社群中,仅女大学生可以发帖,其他人群必须达到一定的信用分数才能发布评论,否则只能“点赞”“打赏”。沈明辉是上海一所高校的学生,等他发现这个“神奇的社交圈”,他的一些同学已经晒出少得可怜的信用分数,感慨自己与这个“高门槛”的“圈子”缘分不够,有人觉得“脑洞大开”的发帖规则在借年轻女性“打擦边球”,还有人爆料,“圈子”里出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女生照片。

  此事一出,网友和媒体的非议从网络“轰炸”到现实,短短两天后,该互联网公司相关负责人道歉,有“打擦边球”嫌疑的社交圈被解散。这场风波还未完全平息,沈明辉又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女大学生裸持身份证抵押贷款、不雅照泄露的消息。

  原本在人们眼里活泼清纯、智慧知性的女大学生,却在互联网中几次与“低俗”“不雅”产生关联,到底是怎么了?

  不能让全体女生“背锅”

  沈明辉觉得网上出现的女生似乎都长一个模样,但在现实生活中,他几乎没见过所谓的“网红脸”,更不知道在网上发低俗照片的女大学生到底存在于现实的哪个角落。“我知道网上有一些打着‘女大学生’名号的不雅直播、照片,但肯定有很多人不是大学生。”沈明辉说。他直觉其中有一部分确实是女大学生所为:“有些图像尺度不大,只是穿短一点的裙子秀秀大长腿,或者在健身房里穿比较短小、紧身的运动服,也没有什么不正常。但如果按长辈眼里的理想中的女学生形象来审视现在的女大学生,有些方面底线确实低了。”沈明辉说。他的一位师兄交女朋友后办了学校附近一家旅馆的会员卡,毕业时已经是金卡会员。但沈明辉觉得,如果真心相爱,也不奇怪”。

  女大学生形象正变得多元。在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志强看来,一些大学生正在逐渐向社会娱乐性、青春消费群体转型。“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这一代人,他们的伦理行为、伦理观念和创造出来的伦理文化,都与之前几代人有着根深蒂固的差别。”周志强认为,当代大学生的自我形象定位、性爱观念、人际关系有着巨大的变化,大学生会创造出新文化概念,比如“腐女”文化。在《2012~2013中国男女婚恋观调查报告》中显示,18~25岁的女性中,70%有“大叔控”情结;今年9月,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发布的《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中显示,约7成在校大学生接受婚前性行为。

  不过在黑龙江一所高校就读的女生秦弦(化名)还是觉得,网上那些低俗照片的主人与自己活在两个世界。

  “在现实生活中,那种虚荣心特别强,为了物质不惜牺牲名誉的人,在普通女大学生圈子里是很受排斥的。”秦弦说。秦弦班里曾经有一对情侣,男生的父母每月给他1800元生活费,没有女朋友时,这对他来说绰绰有余,但交了女朋友,每个月3000元都不够——女朋友一日三餐都是他掏腰包,再加上买零食、衣服、鞋包,时不时还要送束花。“后来这个男生不想再为女朋友花钱了,女孩也感觉到男朋友已经靠不住了,还没分手就已经找好了新男友。”秦弦所在的班级大学期间曾经换过一次宿舍,从6人间换到8人间,重新划分宿舍的时候,没有人想和这个故事的女主角住在一起。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李银河认为,现在社会上有时的确有比较物质的风气,比如早前有电视节目传递“宁可在宝马车上哭,也不在自行车后笑”的内容,会致使一部分女大学生更为实际,有时为了名与利不择手段。

  “上大学时,我听我们班同学说,她寝室有个女生经常晚上跟她的‘干爹’聊QQ到深夜,偶尔还能瞥见她发送性感的照片过去,聊天内容也十分露骨。”去年刚从大学毕业的赵瑜(化名)说。让赵瑜觉得委屈的是,别人对这个女生的非议也波及了她自己。“我学的是空乘专业,这个专业好像特别‘招黑’。有的同学会直接说空乘专业的女生行为不检点,带坏整个学校风气。有人一听说我是学空乘的,看我的眼光马上就变了。”有一回赵瑜委屈得哭了,“就那么几个人是这样的,个别女生行为不检点的‘锅’,我们全体女生不背”。

  纷繁信息建构 “女大学生虚像”

  在北京读大学的男生徐冉(化名)一直相信清纯、正直的女大学生是占多数的。“人们之所以觉得不检点的女大学生很多,是因为网络总在放大这样的女生形象。在一些论坛上经常有女大学生插足别人家庭、未婚生子、堕胎的帖子,有时还能在网上看到一些类似的花边新闻,甚至在一些新兴的短视频应用上,总有‘小三’和正室大打出手的视频。但是看看我周边的女大学生,很少有关于她们的风言风语。”徐冉说。

  近年,青春片席卷荧屏,《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匆匆那年》《同桌的你》等电影纷纷表现不同时代的大学校园生活。这些电影中,常有刻画女大学生同居、堕胎、三角关系的情节。今年吸引了很多眼球的小说和电视剧《欢乐颂》中呈现了5位女性的生活,作品反复强调她们都是心地善良的人,但也描述了美貌的女孩因长相获益、其貌不扬的女孩感到自卑、金钱使人光鲜自信、部分主角婚前同居等情节。

  周志强认为,人们对“女大学生”形象有了不良的刻板印象,消费文化通过广告和电影也固化了这个刻板印象,人们开始认为一些女大学生就是无视规范、无视规律、无视道德的形象,常常做一些传统的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在社会学领域中,有个‘集体记忆’的概念,我们对一个形象的理解不是因为它本身是什么,而是来自于我们记忆中的印象。一旦有了刻板印象,就会成为消费标签。”

  “现在连女生的脸都有‘固定格式’了。”沈明辉说,“我都看不出网上做直播、发漂亮照片的女生有什么区别,有点像日本动画片里的角色,大家只是发型不一样而已。”沈明辉觉得网上流行的女生妆容符合一些人的审美,但不是只有这一种面孔才是美的。“说实话,我认识的女生没几个是这样的,认识的男生也没有刻意找这样的女朋友。”秦弦的一位同学在网上做过直播,她只有在直播时会化很精致的装,“平时就算见男朋友,也没见她化得那么精致”。

  “女生爱打扮自己,展现好的形象没有错,只是一些社交媒体现在会把这些当成主流来宣扬。实际上女生的外形是各种各样的,并非这样才是最好的。”沈明辉说。

  商业宣传用“女大学生”说事儿

  在一款手机软件推出的“圈子”功能事件炒得火热之际,北京一所高校的李华(化名)感叹:“又有公司在打‘女大学生’的牌了。”在社交类应用的自我推广策略中,把年轻女性当作噱头,打情色“擦边球”,就像打出一记“王炸”,“引爆”线上线下。一些直播类应用、社交类应用在发展初期,都曾用过这一招。

  “女大学生”的形象被作为一种商品,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有了这样的趋势。当时有一部电影叫《女大学生宿舍》,是讲述女大学生在生活困境中拼搏奋斗的故事,但标题本身代表隐私空间,因此引起了人们的很多联想。

  “‘女大学生’早已成为文化标签。80年代我们社会走向新的、强调个人主义、隐私、个性的潮流,在商品浪潮中,女性形象很容易成为消费文化中的核心形象。”周志强说。他认为,“女大学生”形象之所以被消费,是因为大学生是一个精英族群,“女大学生”本身就能激活社会丰富的想象。“随着以网络为主的不良消费倾向出现后,‘女大学生’似乎可以作为‘微色情’符号使用,也就是能激起人欲望想象的符号,但这不是色情文化。‘微色情’是现在消费主义的必然现象。”

  “做这类策划的人也有女儿,也有亲人,如果他们看到自己的女儿像被明码标价一样呈现在人们面前,心里也不会好受。”北京一所高校的陈紫(化名)说。陈紫的同学王一晴(化名)觉得:“想让‘女大学生’少被贴上不好的标签,还得看监管的力度。”

  “我们看到的商家把‘女大学生’标签到处贩卖,引起广泛的关注,在我看来是不符合实际的。”周志强说。

  在李银河看来,“女大学生”成为商家爱用的标签,客观反映出男人仍处于社会上风,女性只是审美客体。她认为,女性应主动改变现状,争做审美主体,要自己决定自己的选择;社会教育应大量提倡男女平等,提高女性地位,不是只让女性做审美客体;对于商业运作中宣扬“女大学生”这一标签事件,媒体应该起好监督作用,及时批评,让整个社会风气更加平等。

  (厦门大学 毕若旭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范雪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沈明辉、秦弦、赵瑜、徐冉、李华、陈紫、王一晴为化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