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环保部约谈临汾市长全过程 市长: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亲历环保部约谈临汾市长全过程 市长: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2017年01月21日 06:43 来源:法制日报
 

  记者亲历环保部约谈临汾市长全过程

  临汾市长: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2016年入冬以来,山西省临汾市大气质量恶化严重。其中,二氧化硫浓度达到369微克/立方米,小时均值超过800微克/立方米情况累计出现200次。

  临汾市二氧化硫严重超标俨然导火索,全面引爆临汾市的大气污染问题。而这也是临汾市市长刘予强等一行人进京接受环保部约谈的重要原因。

  《法制日报》记者目睹了约谈的整个过程。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月19日,受环保部委托对临汾市进行约谈的是中央环保督察办公室副主任刘长根。

  对于临汾市的问题,刘长根给出的关键词是,临汾市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其中,空气质量标准中的6项监测指标均不降反升。

  刘长根说,临汾市的情况“在全国地级市中少见”。在对临汾市进行约谈的同时,环保部决定对临汾市实施限批。

  在约谈会上,刘予强始终端坐在刘长根对面。刘予强说,他接受约谈的感觉是:“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刘予强坦陈,对于大气污染等,临汾市确实存在监管不严、监管不到位的问题。

  临汾大气质量连续两年恶化

  2016年冬季是个大气污染频发的冬天,虽不在污染最严重的京津冀,但是,临汾市的大气污染问题却抢了石家庄、保定的“头条”。

  据刘长根介绍,2016年进入冬季后,临汾市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临汾市2016年PM10、PM2.5、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一氧化碳浓度均值较2015年分别上升33.3%、25.4%、29.7%、3.1%、19.3%和11.1%,空气质量6项监测指标均不降反升。”刘长根说,2016年,临汾市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同比增加31天,优良天数同比减少22天。

  “尤其是今年1月的前半个月,临汾市PM10浓度均值高达302微克/立方米,PM2.5浓度均值240微克/立方米,二氧化硫浓度369微克/立方米,比2016年提高1.1倍,1.3倍和3.6倍。”刘长根说。

  据刘长根介绍,针对临汾市的大气污染问题,环保部曾派出督查组到临汾市进行督查,同时,也有专家专门到临汾市进行调查。他透露,将2016年与2015年、2014年临汾市大气污染数据进行对比,结果显示,临汾市包括PM10、PM2.5以及二氧化硫等在内的6项大气指标均呈上升趋势,临汾大气质量连续两年恶化。

  临汾市大气环境质量持续恶化,尤其是二氧化硫浓度均值严重超标。面对这样的大气环境形势,刘长根透露:“临汾市却未及时向社会发布预报预警,也未采取有效的针对性控制措施,应对工作被动。”

  企业违法行为突出多家被点名

  在临汾市大气遭受严重污染的背后是企业严重违法问题。2017年1月17日,环保部公开通报了该部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控系统发现的临汾市企业超标排污问题。环保部指出,2017年以来,山西焦化股份有限公司焦化厂、山西三维瑞德焦化有限公司均存在大气污染物排放数据日均值超标的情况。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6条焦化生产线烟气脱硫脱硝设施均未建成。

  2017年1月18日,环保部再次曝光临汾企业违法排污问题。环保部说,山西三维瑞德焦化有限公司、山西焦化集团有限公司、临汾万鑫达焦化有限责任公司、临汾晋能焦化有限公司熄焦废水中化学需氧量(COD)、氨氮、挥发酚等污染物严重超标排放。其中,三维瑞德焦化有限公司挥发酚浓度29.4mg/L,甚至超过《炼焦化学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16171-2012)97倍(标准限值0.3mg/L)。

  在1月19日的约谈会上,刘长根透露,临汾市焦化、钢铁等工业企业存在违法排污问题。据他介绍,目前临汾市有焦化企业20余家。其中,部分企业环保设施运行不正常,或未按要求提标改造,或装煤、推焦、熄焦过程无组织排放管控不到位,二氧化硫等污染物超标排放严重。同时大量焦化废水未经处理达标就用于熄焦,导致废水蒸发排放,污染问题突出。

  同时,刘长根再次谈到山西焦化集团公司6条生产线脱硫脱硝设施仍未建成的问题。他说,这家企业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超标排放,熄焦废水挥发酚浓度超标0.6倍。刘长根透露,三维瑞德焦化二氧化硫超标排放,熄焦废水挥发酚浓度超标97倍。临汾万鑫达焦化熄焦废水挥发酚、化学需氧量、氨氮浓度分别超标69倍、8倍和125倍。临汾晋能焦化熄焦废水挥发酚、化学需氧量、氨氮浓度分别超标495倍、5倍和13倍。

  就临汾市钢铁行业问题,刘长根表示,问题主要表现在钢铁行业球团设备普遍没有建成脱硫设施,部分钢铁企业高炉及烧结机上料、落料口无密闭设施,物料露天堆存,厂区地面积尘严重。其中,亚新集团中升公司球团工序未建脱硫设施,烧结工序脱硫设施运行不正常,二氧化硫长期超标排放。

  二氧化硫浓度爆表问题曾引起临汾市民的强烈不满。虽然在1月19日的约谈会上,刘长根并没有直接给出二氧化硫严重超标的原因,但是,他认为,临汾市散烧煤及锅炉污染管控不力。“2016年,临汾市燃烧量上升,专家调查分析,沿汾河平川六县(市)冬季采暖用煤270万吨,数量大,对煤质监管不严,燃煤污染排放严重,冬季燃煤量占了全年的一半。”刘长根说,抽查发现,临汾市2016年冬季居民用煤含硫率均值达到约1.6%。洁净焦推广不力。

  同时,临汾市区86台10蒸吨及以下燃煤锅炉基本无脱硫设施,燃煤煤质差,二次污染排放严重。刘长根说,尧都区海姿供热公司两台100蒸吨锅炉仅建有水膜除尘脱硫一体化装置,脱硫装置基本没有运行,污染物超标排放。襄汾县供热公司两台40蒸吨锅炉未提标改造,脱硫设施运行不正常,且擅自停运在线监控设施,逃避监管。翼城首旺煤业公司锅炉除尘设施运行不正常,烟尘排放超标。

  督查发现问题整改未达要求

  据刘长根介绍,2016年5月,环保部组织华北督查中心会同山西省环保厅对临汾市开展环境保护综合督查,并于当年8月向临汾市进行公开反馈。

  几个月下来,临汾市整改未达到要求。“督查指出的焦化企业治污设施升级改造滞后、钢铁企业除尘设施运行不正常、工矿企业扬尘污染明显、城乡接合部小企业污染突出等涉及大气污染问题,对于环保部提出的整改要求均未整改到位。”刘长根说,对督查查出的问题,临汾市推进整改不力,指出的问题仍然存在。有些问题甚至更加严重。他认为,这些问题加剧了临汾市冬季大气污染程度。

  《法制日报》记者在约谈会上看到,环保部对临汾市的处罚不仅仅是“谈话”。在约谈会上,刘长根宣布:环保部决定暂停临汾市新增大气污染物排放项目的环评审批(民生及节能减排项目除外),并要求山西省环保厅以及临汾市县两级环保部门同步执行。在约谈会上,他表示,环保部将立即向临汾市下发限批文件。

  环保部对临汾市提出的整改要求是,环境质量“只能更好、不能变差”。刘长根提出,临汾市要履行环境保护主体责任,尽快遏制大气环境质量恶化趋势。对长期超标违法排污的企业,要坚决依照环境保护法要求实施上限处罚。

  他同时要求,临汾市要在20个工作日内将整改方案报送环保部。

  作为一市之长,在1月19日的约谈会上,刘予强拿着本,不时地记录着刘长根谈到的一些问题。对于刘长根指出的临汾市大气污染存在的问题,他也做了回应。在刘予强看来,临汾市环境监管方面确实存在不严、不到位等问题。面对环保部的约谈,刘予强的感觉是“心情沉重,如芒在背,如坐针毡”。他表示,临汾市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严肃问责,尽快拿出方案,尽快遏制大气环境质量恶化趋势。

  本报北京1月20日讯

 


亲历环保部约谈临汾市长全过程 市长:如芒在背如坐针毡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