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鹏谈当企业家:只想实现各种人生理想

2016年12月09日 09:56 来源:新京报
分享

  李亚鹏很有名,但是提到他的身份却相当模糊。有人想到《将爱》中的杨铮,有人想到嫣然基金,还有人会想到王菲。而现在,李亚鹏又多了一个新身份,凤凰主笔。未来他将在凤凰网开设专栏,用文字来和大家分享自己作为一个父亲、企业家和慈善家的感悟。

  而对于主笔这个称呼,李亚鹏显然还不太适应。采访刚坐下,就在跟工作人员商讨,“当主笔压力好大,太正式了,要不改成写手吧。”

  整个采访中,李亚鹏一直在周到地帮大家沏茶,并不时会注意到谁的杯子空了,随即把茶添满。在被问到最重视女儿什么品质的培养时,李亚鹏想了半天,他说这是个好问题需要认真回答,他说他曾经在一次讲座时谈到过,叮嘱身边的助手一定要查到他那次的发言。而当采访快要结束时,他依然记得这个还没有回答的问题,自己拿起手机搜索,然后开心地说,看,我搜到了。

  也许就像李亚鹏自己说的,他是个认真的人,可能很多场合下,他的认真看起来有点“老派”。比如他会反复斟酌遣词造句,用一个晚上来写一篇博客,形容自己是个“文字控”。又比如在和朋友的一次游戏中,要写下各自的愿望,别人多是带着半开玩笑的性质,而他思考许久最后写下了“希望每天太阳照常升起”。他自己的解释是,“已无他愿,唯愿世界和平”。

  不想成为演员的演员

  重返荧屏,因参加真人秀能减肥

  李亚鹏始终没有觉得自己应该成为一名演员。高考时他想上的大学是哈工大。考上中戏后他依旧没有打算投入到“演员”这一行,开学后还在联系着转学的事。1995年,腾文骥拍电视剧《北京深秋的故事》,当时李亚鹏想回新疆写剧本,开广告公司,却被这部戏“拽”回了演艺圈。三年后,他接拍了《将爱情进行到底》,成为中国第一代偶像剧男演员。

  但李亚鹏始终志不在此,他说,自己用十年的时间做了一个转换。在《将爱》大火之后的两年,他一口气接了六七部戏。但从2000年《笑傲江湖》开始,他给自己规定,每年只拍一部戏。当时李亚鹏不到30岁,正是一个男演员最多产的年龄,一年一部戏的节奏连经纪人也不能理解。在自己最红的时候,演员仍不是他向往的职业。那段时间,他会跟自己对话,放慢拍戏的节奏并不是要离开这个圈子,他原本就不属于那里,“我只是要回到自己本来的生活轨迹中,我要寻找我的人生方向。”2010年电影《将爱》之后,李亚鹏再没拍过影视作品。

  今年6月,他却突然出现在综艺节目《我们的法则》中。作为一档“生存挑战”真人秀,明星们在其中受苦受虐是少不了的。但李亚鹏却玩得相当开心,甚至有点享受,“所以让导演不太满意,他们就希望我们叫苦、反抗。但是我还带了茶具,在海岛上给他们泡功夫茶,然后他们就崩溃了。”

  李亚鹏重返荧屏的理由相当简单,“因为不拍戏松懈了,我一下就胖了10公斤,觉得要减肥。但不给自己上个紧箍咒的话,是没那个动力的。所以我就参加了这个节目。”决定上节目之后,李亚鹏开始锻炼,前前后后瘦了7公斤。但现在又胖回去了4公斤,所以他在想着是不是每年也要拍点什么,以便维持体重。

  不以赚钱为目的的企业家

  只想实现各种人生理想

  李亚鹏很早就表现出了对商业的兴趣。1999年在旧金山拍戏,回国时便揣着5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创办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互联网企业。他在2000年创立的春天传媒在影视圈内颇具知名度,投资过电视剧《海滩》《血色沉香》,电影版《将爱情进行到底》等影视剧;也投资过多个酒吧。其实,他的从商历史远不止于此:1993年,还在上大三的李亚鹏借了3000块钱,想在乌鲁木齐主办一场摇滚演唱会。但是资金远远不够,于是他就去拉赞助,一共敲了80多家公司的门,生生敲出来9万元的现金资助。这之后,他带着十几个中学生,在乌鲁木齐卖出了14万张的门票,赚了四万块钱。

  对于赚来的四万块钱的使用,李亚鹏记得很清楚,除了预留下从乌鲁木齐回北京的机票,剩下的全让王学兵在北京印了铜版纸的海报和文化衫。然后寄回到乌鲁木齐,在大街上发掉了。当时铜版纸的广告还很少见,毛阿敏到新疆演出,用的还是毛笔写的大黄纸广告。在1993年那个夏天,乌鲁木齐的大街小巷、出租车上贴的都是李亚鹏印的铜版纸广告。他觉得,让这座西北城市全城都感受到了摇滚的气息,比手里握着那四万块钱来得更有成就感。

  这段学生时代筹办演唱会的经历被李亚鹏形容为,“第一次和社会碰撞之后得到的正能量”。而之后他做企业的无数次经历,基本都是那次演唱会的“升级翻版”,在项目的选择上他从不以利润为第一目标,他更愿意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

  喜欢和孩子交流的父亲

  有时会问李嫣 你知道你来世界的使命是什么吗?

  女儿李嫣自2006年出生,就注定是个新闻人物。

  李嫣患有先天性唇腭裂,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她成为一个自信乐观可爱的女孩。去年,李嫣将自己的自拍视频上传至网络。在视频中李嫣展示了自己的时尚打扮,还一同曝光了母亲王菲的化妆间。视频流出后,网友喜欢上了她的古灵精怪,感动于她的自信。这也让李亚鹏觉得,既生气又暗喜。生气是因为女儿没有经过自己同意就发了视频,但他还是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

  李嫣的好性格无疑来自于家庭的培养。女儿一岁半,李亚鹏就带她去爬山。到了五岁,李嫣已经可以从山脚下爬到山顶上再下来,七个半小时,十四五公里的山路。在李亚鹏看来,爬山并不是简单的体力训练,“是一种精神和意志的锻炼,不畏惧苦难,跌倒了是能够自己爬起来的人。”

  每天的早餐,是李亚鹏和女儿交流的时刻,他有时会问女儿:你知道你到这个世界上的使命是什么吗?这个连成年人都会觉得深奥的问题,却被李亚鹏一再提起。女儿开始不理他,后来会反问他,什么是使命?李亚鹏回答,“使命就是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任务。”有段时间,李嫣疯狂地在家里走台步,还叫来一群小朋友一起在家走时装秀,那个时候喜欢画画的她觉得,自己的“使命”是做设计师。

  再后来,女儿问李亚鹏,你的使命是什么?“希望这个世界通过我的努力能够变得更美好一点。”李亚鹏觉得,无论是做嫣然,还是现在在做的书院中国项目,都是希望可以帮助、影响到更多人。李嫣听后说,“那我以前说的那些都不算,我再想一想。”虽然直到今天,李嫣依旧没有回答出自己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但她在思考。而迟早有那么一天,她会找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

  所以,李亚鹏鼓励女儿做任何自己感兴趣的事。但也有李嫣怎么都不感兴趣的,比如体育。李亚鹏颇有些无奈,“她不爱动,童童(窦靖童)还偶尔跟我打场篮球。她不行,她像她妈,不爱动,懒。”

  践行诺言的慈善家

  这事有风险,比盖希望小学复杂

  今年是嫣然天使基金的第十周年,除前段时间发起的冬日晨跑活动外,李亚鹏还会到瑞士去看望他们资助的第一个孩子:乔峰,这是一个跟《天龙八部》中主角名一模一样的孩子。“他是个孤儿,后来被意大利夫妇收养了,最近搬到瑞士,一直都有联系,我们最近想去看看他。”

  到现在,嫣然已经资助了一万一千六百多个小孩了,十年时间就实现了当初的诺言,这也是李亚鹏没想到的。帮助一万个腭裂孩子,比盖一个希望小学要复杂得多,“这是医疗救助,不是说你找一个工程队把事儿干了就完事,还承担着风险。因为腭裂化要全麻,小孩是有麻醉的死亡风险的,尽管嫣然目前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案例。”

  嫣然十年也改变了李亚鹏很多。最早李亚鹏给女儿的许诺是,上帝给了你伤痕,我要让这伤痕成为你的荣耀。而如今,他做到了。“嫣然让我抬头看这个世界,因为嫣然,我接触了一个更为完整的世界。”

  大多数人的看法

  不具有任何意义

  大多数人眼中的李亚鹏始终在上一段婚姻的盛名之下。但他早已看透,大多数人认为的事情,或者他们眼中的你,并不意味着任何事。

  李亚鹏的父亲1999年心脏病突发去世。他小时候,父亲的工作是组装电视机,在邻里中地位很高,后来父亲到国企做领导,受人爱戴。但是父亲心脏病突发去世的时候,周围有一些负面的声音出来,李亚鹏至今依然记得,他回家奔丧,父亲的领导为了避嫌,跟母亲说,第二天的追悼会就不参加了。第二天,李亚鹏本以为只有自己一家人会去追悼会现场,没想到去了400多人,都是父亲曾经的同事和挚友。李亚鹏的父亲曾跟他说过,如果一生能够做到让你身边人的尊重,你就不枉此生了。从那个时候起,李亚鹏就知道,“大多数”也仅仅是个面目模糊的量词。

  书院中国

  才是真正想做的事儿

  如今,李亚鹏算是脱离了演员的身份,开办嫣然天使基金、嫣然天使医院、书院中国基金会、COART艺术嘉年华、培德书院(学校)、文化地产、文创电商等等,他乐在其中。而“书院中国”则是他经过多年终于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儿”。李亚鹏在昌平白虎涧村建了一个乡村书院,村子里的人在那里打太极、练禅修、写字弹琴;“书院中国”还在资助有技艺的传承人,李亚鹏用自己的人脉帮他们在企业家中做推广,既对这些手艺继承人有经济上的直接帮助,也为这些有可能面临失传的手艺开辟了新空间。这是一件重要的事,但仅靠一己之力远远不够,“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来建立一个样本。做公益、做企业或是做影视都是希望能够最终实现这个人生目标,重现书院于中国。”在李亚鹏看来,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创业者,“做企业的目的背后是带着文化理想的实现去做的。”在实现商业价值的同时,用公益的方式还是企业的方式去实现理想只是一个路径问题。

  【新鲜问答】

  我就是一个文字控

  新京报:这次做凤凰主笔的契机是什么?

  李亚鹏:原来我还是挺爱写东西的。在博客年代,我能做到一个月写一篇文章,后来是每个季度写一篇,再之后变成了每年写一篇。而这几年都没有再写字了,觉得挺缺失的。所以这次我也是希望通过凤凰网这个外力,去做一个自我的梳理。我当年写博客时还是挺认真的,我是一个文字控。

  新京报:你既是一个父亲,也是演员、企业家,同时还是一位慈善家,多重的身份中有哪些是你特别想拿出来跟大家在文字上分享的?

  李亚鹏:我想都会涉及的。演员我已经很久不做了,没什么感受了,就涉及得比较少。

  新京报:这么多事情哪个是让你感到最幸福的?

  李亚鹏:我很怀念演戏的时候。现在有时候同行跟我说,鹏哥你带带我们,有什么好投资的项目。我就跟他们说,其实是老天给我这个(做演员)机会,但没有给我资质,所以我就不干了,你们要把握机会好好干。

  新京报:虽然这些年你做这么多事,但是大家的焦点还是会集中在你上一段婚姻上。你介意吗?

  李亚鹏:我并不觉得有那么多人在关注我,作为一个人要建立起自己的价值观,建立自我评价系统,才能够不太受他人的影响。

  新京报:四十不惑,你曾经那些“惑”都解开了吗?

  李亚鹏:有一次在草原上,有一个游戏环节,把你的烦恼或者是愿望写在一个纸条,绑在箭上,射出去。朋友们都写得特幽默轻松,我很认真地想了想,我有什么愿望。我后来就写了一句“明天太阳照常升起”,那就是我的愿望。“已无他愿,唯愿世界和平”。这算不算是四十不惑了?(笑)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实习生 邵程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