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火爆难掩隐忧 无人机发展前景遭到质疑

2017年02月20日 16:06 来源:经济日报
分享

  原标题:无人机:想展翅畅飞不容易

  图① 大疆首款紧凑型折叠无人机“御”Mavic Pro,被业内人士称为“地表最强消费级无人机”。

  图② 零度指控的明星产品DOBBY口袋无人机。

  图③ 亚拓ALIGN MR25穿越机,常搭配3D眼镜使用。

  照片均由本报记者 周明阳摄

  近几个月,不断有无人机制造商裁员的消息传来,让人不禁开始质疑无人机行业的发展方向和发展前景。行业短暂爆发之后,迎来了重新洗牌与规模缩减。

  经过两年的快速发展,无人机行业出现了哪些问题?行业未来发展的方向在哪里?带着这些问题,《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的从业者和技术专家。

  裁员潮席卷而来

  国内外数家无人机制造商裁员的消息接二连三,资本市场对无人机的投资规模也在放缓

  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国内外数家无人机制造商裁员的消息给无人机市场泼了盆冷水。2016年12月,智能无人机公司亿航被曝裁员,亿航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熊逸放表示离职的员工人数约70人,占员工总人数20%。

  国内排名第二的无人机厂商零度智控紧随其后。以专业级无人机起家的零度智控自2015年开始进入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其推出的首款口袋无人机DOBBY被业内认为是2016年最受关注的无人机之一。2016年9月份,零度智控宣布获1.5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但就在2017年的第一天,零度智控确认公司人员发生调整,实际离职人数134人,约占员工总人数的25%。

  即便是作为无人机市场独角兽的大疆,业绩也不理想。无人机市场2016年三季度跟踪报告指出,大疆的市场份额首度出现下滑。据透露,大疆去年的销售额虽有增长,利润却已经下滑。

  在国外,不利消息也接连传来。英国媒体报道,GoPro公司计划裁员200人,占员工总数的15%。报道称,GoPro在2016年一直处于亏损之中。

  2017年1月11日,法国科技公司Parrot发布季度业绩预告,透露旗下无人机业务在该季度创造的营业收入低于预期目标,宣布已经与员工代表谈判,将会裁撤无人机业务部290名员工,约占总员工数量34%。1月12日,美国无人机制造公司Lily Robotics宣布停业倒闭。

  2015年被称为无人机元年,当时无人机被誉为继智能手机之后最被看好的终端市场,世界范围内许多知名厂商,如英特尔、高通、小米、腾讯、京东等纷纷涉足无人机领域。行业的快速发展也引得资本的追捧。但到了2016年,这一趋势开始放缓,到了2017年尚未见到好转的迹象。

  盛誉之下现危机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规模有限,又形成巨头垄断。安全问题也成为重要的制约因素

  提到无人机,绕不过去大疆这个公司,它的出现降低了无人机的成本和使用门槛,真正推动无人机进入巨大的个人消费市场,使“每个人都能飞行”“到手即飞”成为现实,大疆也发展成为无人机领域无出其右的霸主。

  但是,无人机毕竟不是手机,市场规模有限。龙脉无人机创始人吉正自6岁起学习航模,20岁获得全国模型公开赛遥控直升机组冠军,曾是中国国家航模队专业运动员。他告诉记者,无人机第一批玩家就是最早的航模爱好者,属于专业人员,现在大部分在航拍公司、农林植保等领域从业,或在无人机公司从事研发工作,这部分人的规模约1万人,再加上后来市场培养起来的消费者,规模在20万至30万人之间。无人机并非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功能相对单一,这无疑限制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规模的扩增。

  政府的“禁飞令”更是给无人机行业的发展套上一道枷锁。近来无人机侵入机场、影响航班安全的事件时有发生,出于安全因素的考虑,多地对无人机的飞行高度和范围设定限制。比如,北京明确禁止无人机在六环以内起飞。有网友甚至表示,无人机终将“生于航拍、死于闯祸”。

  市场规模有限的前提下,国内无人机市场几乎所有的闪光灯都聚焦在大疆一家身上。吉正表示,无论是技术创新、产品设计、供货渠道乃至市场口碑,大疆实际上已经形成了对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绝对垄断。“经过数年的发展,大疆的产品线种类丰富,消费级、准专业级、行业级无人机门类齐全,在行业内无人可及。在这种情况下,留给其他无人机企业的发挥空间十分有限。”吉正说。

  对消费者的素质培养不足,也给无人机行业的发展埋下隐患。前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多旋翼无人机总体设计师赵雲超告诉记者,无人机属于航空器的一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是和巡航导弹、火箭、人造卫星等飞行器并称的军用装备。现在,体积越来越小的无人机逐步民用化,于是很多消费级客户就把它当成玩具一样,在没掌握飞行技巧且不懂工作原理的情况下就敢随意起飞,甚至有时候在人群密集或者敏感地区飞行,从而导致事故发生。

  同时,在专业的操作领域,存在极大的人才缺口。“市场不缺那种只会推油门起飞无人机的低端飞手,缺的是能熟练操作无人机、在出现紧急情况时能救下飞机、在飞机出现故障或损坏时能维修好飞机的全面人才。”赵雲超说。

  前两年行业的快速发展带来资本追逐,不少无人机企业盲目扩大规模。但事实证明,扩充员工数量并没有带来足够有影响力的产品,反而加重了无人机厂商的负担。零度智控CEO杨建军就表示,裁员的原因在于一年来人员急剧增加,管理半径超出能力范围,裁员也是出于公司运营成本的要求。

  未来仍值得期待

  技术创新脚步不停,消费级无人机仍有发展,工业级无人机更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

  尽管负面消息不断,但还是有许多人对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持乐观态度。赵雲超认为,消费级无人机的时代刚刚来临。“有越来越多的朋友向我咨询航拍无人机的各种问题,同时也有更多人愿意花几千元甚至上万元去购买这种设备。”赵雲超说。

  赵雲超认为,受制于现阶段消费级无人机的市场规模,有些企业退出或者转型是正常的,最终行业的发展还是会回归到产品为主的正常轨道上。“消费级无人机永远不可能变成手机那样人手一台甚至人手两台,但是当市场成熟到一定程度并且产品的一些技术瓶颈得以突破时,它会成为像单反相机那样的数码奢侈品。到那个时候,客户对无人机的认识一定更加深刻,同时国家的相关法律法规也会更加完善。”赵雲超表示。

  也有专家认为,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只是前奏,无人机真正的主流应用还在工业、农业等方面。普华永道发布的“无人机技术商业使用报告”显示,无人机在农业领域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24亿美元,在基础设施领域也有452亿美元的市场空间。在自身功能局限尚难破解的情况下,找寻新的技术合作者在工业、农业等领域站稳脚跟,正成为目前无人机企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事实上,无人机行业也并非停滞不前,技术的迭代更新仍在进行。在2017年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上,无人机展位相较去年增加了33%。高通在展会上发布了全新的无人机技术,大疆也展示了一系列提升用户使用体验的产品。在工业级领域,技术创新的范围更广,在能源方向(电池)、控制模式方向(垂直起降)和驱动模式方向(油动直驱多旋翼)等都有创新。

  北京晟泽科技有限公司致力于氢燃料电池无人机动力系统的研发和生产。公司创始人张浙闽告诉记者,之所以会选择在工业级无人机领域创业,正是看好工业级无人机的发展前景。“从去年开始,工业级无人机有很多厂家进入新三板,今年还会有,说明资本市场正在向工业级无人机靠拢。”张浙闽表示,与消费级无人机相比,工业级无人机有一定的门槛,它的专业性会经过很多监管和把控,产量也不像消费级那样多,质量性能相对更加稳定。

  关于无人机的发展前景,赵雲超预测,未来无人机行业的发展格局将更加细分化,会有若干家大型公司引领技术和行业标准,其余中小企业将会转型成应用层面的公司,分工也将更加明确。

  行业发展的当务之急是,加强培训,避免安全事故的发生。赵雲超表示,航空科普教育迫在眉睫,在3月份他将推出一本无人机综合性科普图书《无人机入门宝典》,希望对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基础知识的普及能有所帮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