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方继续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 外交部回应

日方继续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 外交部回应

2016年12月09日 19:19 来源:外交部网站
 

  应瑞士联邦委员兼外长布尔克哈尔特邀请,外交部长王毅将于12月10日至12日对瑞士进行正式访问。在瑞士期间,王毅外长还将到访日内瓦和洛桑,会见有关国际组织负责人。

  访问瑞士期间,王毅外长将在伯尔尼会见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同瑞士联邦委员兼外长布尔克哈尔特举行会谈,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

  瑞士是中国在欧洲的重要合作伙伴。两国合作基础好、潜力大。长期以来,中瑞关系一直是中国同西方国家关系的“先行者”,对中欧关系发展起到了积极的带动作用。

  今年4月,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对中国进行了成功的国事访问,习近平主席同他确定了两国创新战略伙伴关系的新定位,为两国关系和中瑞各领域创新务实合作指明了方向。中方愿同瑞方一道努力,保持中瑞合作良好势头,推动双边关系继续稳步向前发展。

  此外,王毅外长还将会见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奥委会负责人,就中方同上述组织和机构合作交换意见。

  问:今天,韩国国会表决通过了对韩总统朴槿惠的弹劾。你认为这对今后中韩关系,特别是对“萨德”部署进程有何影响?

  答:作为韩国的近邻,中方一直关注韩国国内局势,希望韩国局势能尽快恢复稳定。但弹劾案本身是韩国内政,作为中国政府一贯坚持的原则,我们从不干涉别国内政。

  关于中韩关系,我们希望两国关系能得到良好发展。但在“萨德”问题上,中方的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我们坚决反对美韩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因为这影响中方的战略安全利益。

  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在2013年6月18日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朴槿惠总统高度重视发展对华关系,多年来致力于促进中韩友好合作,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但朴槿惠执政期间,中方对她采取的一些政策,比如同意在韩部署“萨德”、同日本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等表达过不满。今天朴槿惠被国会弹劾,中方对她的评价是否会发生变化?

  答:你提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有关表态,我需要进行核实。朴槿惠总统现在仍是韩国总统。她就任以来为推进中韩关系做了大量工作,我们对此予以高度认可。但是,正如你刚才提到,也是在朴槿惠总统执政期间,韩国政府作出同意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一决定,这影响了中方的战略安全利益,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问:据报道,卫星图片显示越南正在南沙群岛的日积礁挖掘通道。有分析认为,越方此举旨在强化对日积礁的声索。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中国对包括日积礁在内的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敦促有关国家切实尊重中国主权和权益,停止非法侵占和非法建设活动,不采取任何可能使局势复杂化的行动,并同中方相向而行,为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作出共同努力。

  问:日本经济产业省8日表示,日方已决定继续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并将维持征收“反倾销税”做法。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日方现在需要说明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在12月11日前,日本方面是否准备履行自己的国际承诺和国际义务,在对中国出口产品的反倾销调查中放弃使用“替代国”的做法。日方不必罔顾左右而言他,还是先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履约责任为好。

  日方解决好自己的履约责任问题后,中方愿同日方谈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中国改革开放发展近40年来,不仅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还成为世界许多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特别是,中国经济的增长成为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之一,至今仍然贡献着全球经济增长的将近四分之一。不管日方愿不愿承认,中国与外部世界经济的高度关联和互利共赢本身就足以说明问题。

  问: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近日再次批评中国,称中国应对美贸易赤字的一半负责;中国不是市场经济国家,要让中国按规则行事。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很多国家以及美国国内都会关注特朗普当选总统执政后奉行什么样的政策。关于你所引述的特朗普当选总统的表态,我曾在此多次说过,中美贸易量从最初每年只有25亿美元,到去年已经超过5580亿美元,两国的经贸关系如果不是给双方都带来好处,肯定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水平。

  至于中国是不是按规则行事,我想说的是,中国按照国际公认的世界贸易体系的规则行事。这一体系和规则已经有一个确定的框架,那就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确定的框架。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WTO框架内的两个重要成员,中美双方如果在贸易问题上有一些不同看法和分歧,完全可以在现有的WTO框架内解决。

  问: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正在中东访问。请介绍此访有关情况以及他为解决叙利亚问题所做斡旋工作。

  答:12月5日至9日,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先后访问了黎巴嫩、叙利亚,分别会见了黎巴嫩候任总理哈里里、真主党外事书记穆萨维以及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穆阿利姆、常务副外长米格达德、民族和解事务部长海德尔等官员,还接触了叙利亚国内的反对派代表。此次访问正值叙利亚问题发展到关键节点,意在就当前形势了解各方看法考虑并做工作。

  当前叙利亚局势非常复杂敏感,暴力冲突不止,和谈前景不明。中方坚定支持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支持由叙利亚人民自主决定叙利亚国家未来,并一直坚持不懈做有关各方工作。中方愿与国际社会一道,继续为推动尽快重启和谈及叙利亚问题最终妥善解决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

  据了解,解晓岩特使回国后将就此访情况向媒体详细吹风,欢迎记者朋友们届时参加。

  问:美国国会8日通过“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首次写入推动美台高层军事交流等内容。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台湾问题事关中国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一个原则问题,也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问题。中方坚决反对美台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反对美国对台军售,这一立场是一贯的、明确的,也是国际社会都很清楚的。

  自从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分别于今年上半年提出上述议案以来,我们已经多次就该案涉华消极内容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我想在此重申,中方敦促美方恪守“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原则及有关承诺,慎重处理台湾问题,不要开历史倒车,避免中美关系大局受到干扰。

  问:有报道称,蒙古希望印度帮助其反对中方对过境的蒙货车征收更高费用。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请你向有关方面了解情况。

  问: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日前在艾奥瓦州发表演讲时批评中方在贸易方面的一些做法,并称中方在朝鲜问题上做得也不够。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还没有看到特朗普当选总统的讲话全文。从媒体现有的报道内容看,他认为中美关系有好的一面,也存在一些分歧。我想,他说出了中美关系发展40多年来的一个常态,那就是,中美作为两个大国,共同利益很多,可以合作、需要合作的领域很多。同时,两个大国之间确实也存在一些分歧和不同看法。这就是中美关系发展到今天的一个常态。

  中美关系能发展到现在的高水平,也有赖于双方不断积极扩大合作面和共同面,同时以建设性方式妥善管控分歧和不同看法。这样的双向努力也是一个常态。

  我们希望能和美国新一届政府继续本着上述精神,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开展互利共赢合作,同时以建设性方式妥善管控好两国之间的分歧。

  至于特朗普当选总统表态中涉及中美经贸领域的内容,刚才我已经说过,中美两个大国有非常深厚的利益交融和密切的经贸联系,即使存在一些分歧,也完全可以在WTO框架内寻求解决。至于中方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作用,我想,中国政府多年来为推动半岛核问题妥善解决、为推动半岛早日实现无核化、为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所作的努力,国际社会有目共睹。但是我也必须指出,半岛核问题的症结不在中方,而在于美朝之间的矛盾。我们希望美国新一届政府在这一问题上能采取更加建设性的做法。

  问:特朗普表示中方确实在推动解决朝核问题,但做得不够。你是否认同这种说法?你刚才表示中方为解决半岛核问题做了很多努力,你是否认为中方应该做得更多?

  答:围绕如何解决半岛核问题,至今国际社会所达成的一个最好的协议,就是2005年达成的9·19共同声明。大家可以看看这一声明所确立的各方义务,包括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在弃核方面作出的承诺。在这一声明达成后,还没有任何一个共识能超过它。你可以对照这一声明,看看中方是否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而其他有关各方做得怎么样。

  问: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今天表示,台湾将坚定捍卫在南海的“领土主权”,不会放弃“主权”和“中华民国”合法权利,并提出以太平岛为中心和周边国家和地区开展地震监测、气候变化等方面的合作。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关于台湾岛内一些政治人物的表态,我说过,这不是外交问题,你可以向国台办去了解看法。

  关于南海问题,我想指出,中方在南海的历史性权益是中华民族的祖产,两岸中国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共同捍卫和维护。

  问:你刚才发布了王毅外长将访问瑞士的消息。此访是否旨在为习近平主席访问瑞士作准备?习近平主席是否考虑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答:关于王毅外长访问瑞士,这是他作为中国外长的一次正式访问,我刚才已经介绍了此访有关安排。

  关于中国领导人的重大外事活动,一旦确定后,我们会及时向媒体发布消息。

 


日方继续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 外交部回应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