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传销黑幕:开“家庭聚会”拉人 产品只是幌子

“微商”传销黑幕:开“家庭聚会”拉人 产品只是幌子

2016年12月08日 16:03 来源:央视网
 

  近年来网络微商发展迅速,一些不法分子也假借“微商”名义干起非法勾当。前不久,贵州警方就打掉了一个通过网络发展传销组织的团伙。这个传销组织在四个月内发展到6万多人,涉及全国多个省份及东南亚等地区,涉案金额超过12亿。

  朋友圈小视频 牵出“微商”大团队

  今年3月份,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法规股执法人员王守明通过微信加好友的方式对微商现象进行监督,一位网名叫红玫瑰的网友发出的微信小视频引起了王守明的注意。

  这则小视频记录的画面看似一场小型家庭聚会,但是酒桌上无论男女却喊出了整齐划一的口号。通过微信朋友圈,王守明了解到,这名网友在销售一款名叫妇宝宁的产品,是用于治疗女性疾病的内置丸剂。

  对经常使用微信的朋友来说,看到有网友在朋友圈发产品信息这并不稀奇。可王守明随后还看到了大量明显是在炫富的视频,这立即引起了他的怀疑。

  为了查明真相,执法人员进一步接触这位网名叫红玫瑰的女子,通过多次攀谈,执法人员终于获得了红玫瑰的信任。3月18日晚上,执法人员被其邀请到一名被称为罗老师的人家做客,参加了一次“家庭聚会”。

  在这次“家庭聚会”上,30多人挤在客厅里,听着几名发言者现场大谈产品疗效。

借“家庭聚会”拉人头赚大钱

  在这个“家庭聚会”上,陆续有6个人现身说法谈了使用疗效,却并没有露出传销组织的端倪。执法人员有些纳闷,难道,这真的只是一个通过网络推广产品的微商组织吗?

  就在执法人员感觉是否怀疑错误时,家庭聚会大谈产品功效的环节告一段落。主人罗老师搬出桌子拿出纸笔,向大家介绍了一套所谓真正能赚大钱的盈利模式。

  传销组织思南县分支骨干 罗福孝:我们赚钱的第三款方式,晋级奖 ,ABC(组)到董事这才是最赚钱的,(推销产品)是拿来赚零用钱买衣服的,这(晋级奖)才是拿来买车买房的。

  接下来,罗老师的一番详细介绍,终于让执法人员搞明白了罗老师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传销组织思南县分支骨干 罗福孝:我们是四个级别,第一个是从A组开始,加入到我们这里来。刚才我跟你们讲的什么叫做互助式营销,你进来了之后,公司会分六个人和你一个小组,你在这里面是当组员。你要想当官,你(就)要去找伙伴。找一个伙伴可以干什么?(购买产品)打六九折,(相当于赚)1000元钱。

  罗老师说,每个人只要支付了最低4030元的入会费,便成为了公司会员,进入了所谓的“家庭”当中,而“家庭”分为四个级别,刚加入的成员是在第一级。每当有新成员加入时,这个第一级“家庭”里最先期加入的组长,便可拿到奖励,而当家庭成员达到15人时,组长便成功晋级下一级别,并可拿到共计4000元的晋级奖励。晋级后,组长的身份便又成为了组员,若在第二级再次拉满十五人成功晋级,第二组组长便可得到4万元奖励又成功进入下一级。而在第三组级,奖励甚至高达40万。看到这样的盈利模式,执法人员确定,这就是一个假借“微商”名义发展传销人员的网络传销组织。

  传销骨干遥控 通过网络发展下线

  在初步确认了这是一个传销组织后,3月29日,当地公安部门对该组织成员的构成、资金流向分别进行排查。随着调查的深入,办案人员发现,与以往传销组织不同的是,这个传销组织是通过网络远程发展下线成员。

  办案人员了解到,在这个传销组织中,只要支付最低4030元的入会费用,便可以得到一个网站地址和会员账号,账号内会有与入会费用等额的虚拟货币,而产品则是在网站上下单后,通过物流发货送到购买人的手中。

  在互联网上,新加入的传销人员甚至不需要和传销组织头目接触,只需要通过手机便可完成发展下线、打款的流程。

  贵州省铜仁市公安局局长 张涛:利用网络微信来进行犯罪,这种隐蔽性、反侦查的这种能力非常强,所以我们在侦破当中,肯定这个难度就比较大。但是,实际上利用互联网来进行犯罪都有痕迹。

  经过案情分析后,办案人员加大网络线索的排查力度,力争在不惊动任何一层级传销人员的情况下,寻找案情的突破口。

  经过多次尝试,警方通过技术手段突破了网站,并下载了网站数据信息进行分析,大量注册会员的实际身份信息和整个传销组织网络也随之浮出水面。让办案人员吃惊的是,整个传销网络涉及全国大部分地区,甚至包括境外多地。

  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公安局经侦支队侦查员 刘烨德:我们侦查的时候是三月份开始,那个时候他们会员都才几万个,会员四五万个会员。后来短短几个月,到六七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发展到二十多万个会员了。

  随着网络会员真实身份的逐一确认,传销组织的骨干成员构架也显露出来,经调查,犯罪嫌疑人王某、郑某等十八名传销组织头目,在北京一家名为肽来生物科技的公司,以网络销售妇女内置用药“妇宝宁”作为幌子,大肆发展非法网络传销活动。

  7月29日凌晨,办案人员对分布在北京、黑龙江、河南、四川和贵州等五地的十八名犯罪嫌疑人统一实施抓捕。现场扣押冻结涉案资金4000余万元,查获传销产品上万件,银行卡500余张,各类首饰、名表、房产等涉案财物近亿元,自此,这起涉案金额共计12.78亿元、涉案人数6万余人的特大网络传销组织案成功告破。

  涉案药品实为“三无”产品

  办案人员告诉我们,这起特大网络“微商”传销案,传销组织成员发展速度非常快,一方面,是由于传销头目利用微信和自建网站的隐蔽性,让底层传销人员在线上迅速发展下线,而另一方面,则是加入传销组织的人,在高额返利的利益驱使下,早就将三无产品,放入了自己良知的盲区。

  在思南县公安局的证物存放室里,记者看到了这款名为妇宝宁的妇女内置药用丸剂,包装盒十分精美,并且标价580元一盒。但执法人员介绍,包装上这些五花八门的内容全是虚假信息。

  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公安局经侦支队 王永强:国家专利号实际上这个专利号指的是我们整个产品的外包装,而不是整个产品本身,而且这个专利已经是过期的(投保信息)。作为一款内置的药用丸剂,它怎么会是消证字号的产品?消字号的产品,它对我们的疾病是没有任何治疗作用的,它只是一种抑菌、消毒的这种作用。而且,这个(消证字号)也本身是假的。

  由于这个传销组织售卖的是三无产品,已经有消费者出现了不良反应。且该三无产品比市场上同名的“妇宝宁”正规产品来说,价格高了10倍以上。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心甘情愿的加入传销组织呢?

  传销组织思南县分支骨干 罗福孝:我们公司现在没有拿到直销牌照,如果这公司直销牌照一拿到,我们今天在座每一个人就是属于我们公司的老员工。

  警方介绍,所谓的“直销牌照”也不过就是传销组织的一个幌子,在传销组织头目的眼里,牟取巨额资金才是最终的目的。

  贵州省铜仁市思南县公安局经侦支队 王永强:我们在对为首的这几个传销组织头目抓捕以后,就发现这几个头目名下或者随身动辄携带的都是几百上千万的现金资产,从底层获取大量的非法资金以后,用于满足个人的私欲,大肆挥霍,用于购买豪车、别墅,甚至境外旅游等等,过着奢靡的生活。(央视记者 安楠 张杰)

 


“微商”传销黑幕:开“家庭聚会”拉人 产品只是幌子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