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昆明“小人国”:偏于一隅的“袖珍”生活

探访昆明“小人国”:偏于一隅的“袖珍”生活

2016年12月07日 19:40 来源:中国新闻网
 

探访昆明“小人国”:偏于一隅的“袖珍”生活
图为“小人国艺术团”“国王”和“国民”亮相 任东 摄

  昆明12月7日电 题:探访昆明“小人国”:偏于一隅的“袖珍”生活

  记者 马骞

  7日,大雪节气,昆明依然温暖。位于市郊滇池畔的世界蝴蝶生态园“小人国”内,20岁的刘蕊如往常一般,洗漱、打扮,这里将开始今天的第一场演出。

  “初中时,发现身边的同学都在长个儿,自己却不见长。去医院检查后才知道,以后都不会再长高了。”刘蕊说,医生的这番话让她几乎崩溃。“但是,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要活好自己。”

  初中毕业后,刘蕊考入了当地的艺术学校,学习二人转,并开始在外表演。“但是心里并没有那么阳光,毕竟跟周围的人有差异,周围仍不时有异样的眼光。”

  两年前,18岁的刘蕊从艺术学校毕业后,经亲戚介绍,跨越了地图上整整一条对角线,从黑龙江来到云南。家人集体考察后,觉得她可以留在这,试试是否能适应这里的生活。

图为演出间隙,演员们在候场休息 任东 摄
图为演出间隙,演员们在候场休息 任东 摄
图为演出结束,“小人国”“国民”们安居乐业 任东 摄
图为演出结束,“小人国”“国民”们安居乐业 任东 摄

  “来到‘小人国’后,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自己变得阳光多了。”刘蕊对自己的变化感到满足。“大家都是一样的,生活在一起不仅没有歧视,彼此还互相帮助,很快乐!”

  和刘蕊一样,不少“小人国”里的小伙伴都有同样的感受。目前,这里生活着100多个身高不超过130厘米的“袖珍人”,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已五旬,最小的只有不到20岁。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组成了一个表演团队,每天向来到这里的游客们表演两场节目,并负责经营园区超市、巡逻等工作。

  晨雾散去,演出开始。“小人国”国民和国王依次亮相,在一个阶梯式的舞台上,他们分别扮演“卫队”、“天使”、“外交部”、“商务部”等不同的角色。因为是工作日,游客并不算多,但他们依旧认真地唱歌、舞蹈,将这偏于一隅的“童话生活”展示给游客。

图为工作结束后,回到宿舍做饭 任东 摄
图为工作结束后,回到宿舍做饭 任东 摄

  演出结束后,刘蕊和伙伴们回到园区的宿舍。这里就像《格列佛游记》中的小人国,是一个缩小版的现实童话世界:所有的摆设都是迷你型的,迷你的桌子,迷你的凳子,迷你的床……

  宿舍分为两层,男生住第一层,女生住第二层,夫妻则住单间。他们还有自己的小厨房,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饮食习惯烹制不同的食物。管理方为他们安装了宽带,工作外的时间里,他们一样网购、游戏,洗衣、做饭,偶尔也逛街,或去KTV高歌一曲,沉浸在看似平常却也自得其乐的琐碎里。

  来自陕西的李应安今年27岁,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6年。最让他开心的是,他在这里遇见了心仪的姑娘彭春松。2015年,一场浪漫的求婚后,俩人结为夫妻。“现在孩子已经一岁多了,如果合适的话,我们会一直在这呆下去。以后老了,也许会回老家,做点小本生意。”彭春松说。

  其实,这个“小人国”主题公园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饱受争议,有批评者说展示“矮人”是误导和不道德的举动。但“小人国”仍然会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求职申请。在“小人国”的“国民”看来,他们安于这里的工作和生活,这不仅是工作场所,更是一个有归属感的大家庭。他们在这里彼此陪伴、抱团取暖,以前奢望的平等与尊重在这里可以得到。而在不少游客眼里,这也不是猎奇的场所,他们称赞并尊重这里的每一个人。

  “他们来到这里后的确有很大的变化,心智、心态都变得成熟,人也爱说爱笑、爱打扮了。”管理方云南九彩云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监沙妮娜直言,自2009年开园以来,虽然有不同声音,但“小人国”的“国民”们在这里不仅是挣得一份薪水,更是一份自尊。“我们也正在努力,希望能够让园区更完善,建设得更好,为更多的伙伴提供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完)

 


探访昆明“小人国”:偏于一隅的“袖珍”生活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